《她其實沒那麼壞│ The Last Word》-追求完美的人之所以苛刻,是因為他看到了完美的本質。

《她其實沒那麼壞》
追求完美的人之所以苛刻,是因為他看到了完美的本質。
 
這是一部描寫三種特質的女人的故事,一是人生老練,追求完美近乎苛刻的成功女人;一是追求安逸,充滿著夢想卻又苦無想法、停滯不前的年輕女子;一是未經世事,對未來充滿期帶卻又叛逆的女孩。八竿子打不著的三人,卻因一篇訃聞,人生有了交集。
 
Harriet(Shirley MacLaine飾)是一位超級女強人,控制慾十足的她管控生活大小瑣事,在一天早上閱讀報紙看見一篇訃聞之時,決心找人幫她撰擬。當然,內容依舊由她掌握。個性剛強、極具主見,內心卻有著冒險的特質,喜好音樂、不苟同安逸的人生。
 
年輕的Anne(Amanda Michelle Seyfried飾)心理懷抱著成為作家的夢想,卻不敢為自己的人生做決定,充滿著幻想卻不願訴諸於行動,使一切想法淪為空談的報社訃聞專欄寫手。在接獲老闆賦予為難搞的Harriet撰寫訃聞時,即便在三更半夜被侵門踏戶地打擾,一度想辭職卻又不敢行動,其個性描述可見一斑。
 
    叛逆的黑人小女孩Brenda是收容中心中十分令人頭痛的問題兒童,她對世界上所有事情充滿批判並主觀,絲毫不受外界所影響,其個性跟Harriet年輕時的個性相呼應,也難怪Harriet在見到Brenda時會有親切感,因為兩人的個性是如此相近,不同的是,Brenda還有機會學習圓潤,而Harriet已經傷害或整成就了許多人。
 
    Anne在撰寫訃聞的時候發現Harriet的過往人生,除了抱怨與嫌惡,毫無正面評價,然而在長時間的相處之下,她漸漸地發現Harriet不為人知的智慧與良善。但由於Harriet親友關係奇差無比,所以兩人決定臨時抱佛腳,藉以創造美好的生前形象來放在訃聞內容中供歌頌,其中包含修復家庭關係及對社會的貢獻等。
 
「你要勇敢地去做一件蠢事,還是勇敢地去做一件了不起的事?」
    苛刻的Harriet”企圖”扭轉她的形象,決定前往兒福機構關懷兒童,畢竟要重新塑造形象,總是要有素材提供後人瞻仰,但不可否認地,尖酸刻薄的話語背後,卻是她人生的領悟,不懂的人不會理解她話中的智慧,只會覺得她只是一位討人厭的老太婆。而Anne在兒福機構裡面聽到這句話的時候,突然對人生有了啟發,此時Harriet的舊部屬前來與Anne見面,他言談中對於Harriet不同於他人的景仰,也間接證實了她的想法。
 
「缺乏信心閹割野心。」
    個人非常喜歡三人一同遠行前往與Harriet女兒見面而決定遠行這一段,在這之前,Harriet出現打擾了Anne的約會,透過言談行為舉止逼她說出內心不想為人發覺的內心世界,了解到她不敢主動追求事業、愛情、人生的一面。作為一名稱職的控制狂,她當然要好好插手一番,而兩人在這次的衝突中,關係更加親密了。也因為有了這次的衝突,有了後面這趟公路之旅,在與女兒見面後,Harriet面對內心的長久以來的虧欠,終於有了宣洩的機會,雖然這段母女情的戲碼短暫且未能再延續,然而在她發現女兒長久以來過得十分快樂,同時又是國內神經科的第一把手,堪稱人生完美的同時,也發現女兒其實跟她一樣有強迫症(是的,這部戲到此終於第一次正視了完美的人內心殘缺的部分),在女兒邀請她共有家庭生活的同時,卻又發現自己的性格之偏差而有所退卻。
    在卸下內心重擔後,三人因車拋錨故障不得已必須在公路上的汽車旅館多住一個晚上,Harriet的內心性格已有了急遽的轉變,在她邀請其他兩位年輕人一同到湖邊玩耍的同時,象徵著她長久以來的壓抑有了宣洩的空間。
 
「不要安逸地過一天,要讓每天都活得很有意義」
    在Harriet回家發現她有心臟病不久於人世的時候,向來有主見的她,慌了。她把她的年輕好友Anne找來,確認訃聞進度,而此時的Anne對於自己,又再度有了懷疑。以往的她,將其他人的訃聞當作商品,由她本人負責包裝行銷,而這次,她走進了”商品”的人生。她在酒吧中提到:「作為一名訃聞寫手,她有窺知他人人生的窺視感。」然而這次她退卻了。當Harriet坐在沙發上安穩地離世時,本以為Anne和Brenda會前去抱著她大哭,然而卻沒有,彷彿訴說著她們早已做好Harriet要離開人世的準備,如此平靜地描寫,讓我內心有更大的衝擊與感觸。
    最終,Anne終於在葬禮上念出了訃聞的內容,然而唸到一半她就把訃聞給丟了,她邊哭邊訴說她在與Harriet短暫地相處過程中,如何能夠學習到尖酸刻薄的言語中所含藏的智慧,因為苛刻如Harriet,她追求的始終只是讓事情更加完美,追求完美的人之所以苛刻,是因為他看到了完美的本質。

    這部片說不上爆笑喜劇,對於溫馨親情更是描述不夠,然而在簡單的笑料及談笑風生中卻能給觀眾更多的啟發與思考空間,這部片對於一個正在人生抉擇路口的人來說,能夠有蠻大的鼓勵與啟發,雖然Brenda的戲份與描述不多,但她所存在的腳色定義,是「莫忘初衷」。人們常常因為出社會工作為求一頓溫飽而屈就於現實,很多時候都忘了自己所為何事、欲將何往,Anne的腳色就是普遍常人所會遇到的問題所在,也唯有學習人生的智慧同時保有冒險的特質,才有機會開創不一樣的人生,同時保有赤子之心。(完)

#Peace

註1:
值得一提的是,編劇在命名的時候對於三名主人翁的名字都有特別的安排與構想,十分令人耐人尋味,在查過名字的意思之後,這部片欣賞起來別有一番風味。
Harriet一字源自英語、德語,意指"家庭/王室的統治者"。
Anne一字源自英語,"親切的"之意。意味著簡單、純潔、高貴。
Brenda一字自愛爾蘭語,"劍"之意。

註2:
訃聞的存在是本部戲的蒙太奇,一旦訃聞不存在了,抑或是存在了,本部戲的主旨與結構也就不存在,我相信這也是編劇安排沒有將訃聞全部念完的原因。

發表留言


請先登入會員

送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