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ce Cube寫給Kobe的一封致敬信:「再也不會有跟他一樣的傢伙了。」

收藏 討論 1人收藏
我第一次看到Kobe打球,是他從該死的板凳出發。我看了不爽。我把上半場的時間拿來嗆Del Harris。(當時的湖人總教練)
 
那是Kobe的菜鳥賽季,賽季剛開始,Del不太讓他上場。我的老婆Kim跟我坐在我們常坐的座位上,大概在板凳區的後十排,我心想,「不,老兄。我們不是付錢來看這年輕人坐板凳的。」
 
我試著吸引Del Harris的注意力。
 
「Naked Gun!Naked Gun!」(1988年的美國電影,男主角跟Del Harris有像)

這是我給Del Harris的綽號,你懂吧?
 
「把那個小子放上去!」
 
 

 
那是1996年。那是好的年代。
 
Bow Down這首歌在那一年發行,在Westside Connection這個專輯出現。那個專輯,那一年,改變了很多我們的生活─WC、Mack 10還有我。當第一次我在紅燈前停下,聽到旁邊的人放著我的歌,我就知道那將是美好的一年。
 
也即將有一個從費城過來,會說義大利語的小孩,即將變得偉大。
 
我們只是還不知道。
 
 

 
 
你必須了解,那是1996。我們說的是湖人搬遷到Staples Center之前。Staples很酷,但是Forum?(湖人前主場)
 
那才是真正的玩意兒。那才是我從小到大的籃球。那個場館是我的後花園。我可以從我家跳出去,騎上腳踏車,花15分鐘飆到那裡去。
 
我跟我朋友當時沒有錢可以買票,不過我鄰居的親戚當時在入口處工作,他讓我們進去。當我們進去的時候,我們當然沒位置…但是我們在裡面,這是我們唯一在乎的。
 
我們隨意找了空的位置坐,裡頭,老兄…我們看到了歷史。Magic、Kareem、Jamaal Wilkes、Norm Nixon、Michael Cooper,這些人。我們走在那個場館,彷彿我們是該死的國王。
 


 
 

 
我第一次見到Kobe,正是在那個偉大的場館。

事實上,我的老婆是第一個告訴我他是一個從高中跳級的18歲孩子。在那個球季之前,我聽都沒聽過Kobe的名字。
 
我記得心裡浮現的想法是:「他沒有七呎高?那這孩子有什麼特別的?」因為這太不尋常。他不是Kevin Garnett那種類型。我心裡有些懷疑,但我必須用我的雙眼仔細看看這個孩子。

但是到了第二節,Kobe依然坐在板凳。

我開始催促Del。

「那個孩子呢?Naked Gun!」

我的老婆試著讓我安靜下來,但是內心裡我知道她跟我想得一樣。或許Del最終聽到我的叫喊聲,因為在第二節結束之前,Kobe上場了。
 
我依然記得當時發生什麼事,Kobe在側翼拿到球。當下,我就注意到他的特別。他上場很理所當然。這有關於他在球場上的感覺。我一直都很喜歡看年輕球員,因為你可以從他的肢體動作,看出他們對比賽的了解。
 
在某一個瞬間──我甚至不記得他是怎麼到籃下──他過了防守者,進攻籃框,把球塞進去。
 
整個場館的人都瘋了,我跟老婆同時大叫:「Damn!」
 
他灌籃的方式,那個體能,那是多麼具有彈性的身體。
 
一道想法閃現,我對她說:「我們再也見不到同樣的東西了。」
 
我當時還不知道他將會爆發出什麼。



 
 
 
我在人生中認識兩個天才。

其中一個是Dr. Dre。
 
每個在South Central的孩子,都打籃球長大。但是Dre沒有。這麼說吧,我不覺得我看過Dre投過籃球。當我一邊寫歌、打球、陷入麻煩,做一切有的沒的,Dre已經開始錄唱片了。所以即使Dre有投過籃球,也不會有人看到。
 
Dre從未有時間玩遊戲。這是你必須知道關於他的事。他並不是試著跑到遊樂場。如果你想要在那個時候找到Dre,你就必須去錄音室找他。他會在那裡。他對他的工作的奉獻與付出是前所未有的。他人生全部都關於音樂、工作。
 
我至今錄過最困難的一首歌,就是跟Dre一起錄的那一首,直到現在依然是如此。



 
 
因為你必須弄合聲…而他會要你一直弄合聲,一次又一次、一次又一次,一直到錄到最完美的狀態為止。他是個完美主義者。你要怎麼做,走進那裡面,看著Dre,而不努力工作。如果你跟最棒的人一起工作,那你也必須拿出你最出色的一面。
 
另一個我會把他放進天才這個類別的傢伙,就是Kobe。
 
我可以告訴你山多的Kobe紀錄,但是你其實早就已經知道了。我可以講一些天賦的事情,但是很多人其實都有他們與生俱來的天賦。Kobe擁有上天給與的難以置信天賦──而他其實可以讓部份天賦休息,並且依然成為一個偉大的球員。
 
他並沒有這麼做。你已經知道他總是第一個到球場,最後一個離開。在每個暑假之後,他總是在他的比賽裡面添加新的東西。
 
我感激Kobe所做的一切。我感謝他的天賦與職業態度。但是我真正尊重Kobe的,比任何事物都尊重的點,在於他的殺手本能。
 
沒有人跟他一樣擁有那種東西。這是讓Kobe變成天才級別的事物。你該怎麼形容?有一首歌叫「Natural Born Killaz」(天生的殺手),我在20年前跟Dre一起做的。那個專輯並不關於籃球,但是那個感覺是屬於Kobe的,完全不用懷疑。



 
當我唱著「All weak motherfuxxers,give me ring a kiss」(所有沒用的廢物們,給我的戒指一個親吻),這正是Kobe的感覺。那是純粹的Kobe。給他的五枚冠軍一個親吻。他是一個殺手。
 
Kobe是競爭意識的最純粹狀態,是你真的想要在運動員身上找到的東西。這是你在這個時代看不太到的東西。每個人都想要成為朋友,一起出去旅行等等之類的。那很酷或什麼的,但是你不是付錢看朋友打球,你付錢是想要看敵人在場上對尬。Kobe是最壓迫性的傢伙,在每一個play,每一場比賽,在這該死的20年來。
 
一個天生的殺手。
 
你知道這像是什麼嗎?Kobe就有點像是河裡的細小石頭。當握在手裡的時候感覺不錯,很柔順。但是那是付出代價才變得這麼柔順。這需要時間。但那依然是個石頭──無法被打破的。如果我拿他砸你的頭,你會被我砸暈。
 
Kobe就像是那顆石頭,結合了柔順與堅硬。是職業態度、殺手本能、技巧與驅動心的完美結合。那是你要在L.A.達到的事情,也是Kobe的模樣。
 
所以當湖人要同時退役Kobe的兩件球衣,真的不用太驚訝。因為他有兩個超級巨星。一個柔順,一個堅硬。8與24。

兩個名人堂集合在一個人身上。

這就像是我在他菜鳥賽季時說的話。

我們再也無法看到一樣的東西。

未來也不會。 
 
在我的職業生涯中,我試著將籃球寫進我的歌裡。每個在South Central地區的人都是打籃球長大。「It Was a Good Day」就講述了那種感覺。那首歌寫得是每天的生活,所以你知道的,我會講籃球。 
 
如果你還記得第一段的最後兩句歌詞,他們是這樣的
 
Freakin’ brothers every way, like MJ.
I can’t believe, today was a good day
 
我在1993年寫下這首歌,公牛隊統治那個時代。我小時候看到大的Showtime已經接近落幕,但是我們依然能夠擊敗超音速。
 
Kobe三年後才會進入聯盟。
 
我不記得哪個時候,但是在Kobe時代的某一個時間點,當我唱這首歌的時候,我開始改歌詞。
 
Freakin’ brothers every day, like Ko-BAY
I can’t believe, today was a good day.
 
Hell yeah,就是這樣。
謝謝你,KB8/24這二十年。很希望這段旅程可以再走另一個二十年。




Keep Fighting Report FB
Keep Fighting Report IG
HBK 的 NBA I Love This Game

 
 

 
標籤: 湖人 Kobe Bryant
留 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