時代的眼淚!Marco Belinelli親筆撰寫:「五個最強歐洲球員。」當中三人擁有NBA總冠軍戒!

收藏 討論 0人收藏
作為一個義大利出生的小男孩,Marco Belinelli是特別的。

因為當其他的小孩在踢足球的時候,他在打籃球,作為一個歐洲人,小時候的Marco,無疑是個異類。

只不過,長大後的Marco非旦沒有收斂,更成為異類中的異類,因為他不僅打籃球,他還打到全世界最高殿堂,NBA。

而一個來自熱愛足球的義大利,要達到這樣的成就,絕對不是一件易事。

稍早之前,現在效力於老鷹隊的Marco Belinelli,就特別寫了一篇文章,告訴大家他生涯面對過五個最強的歐洲球員,還有他從他們身上看到了什麼,跟學習到了什麼。

正文如下。





作為一個在義大利出生長大的男孩,籃球是我的生命。
 
我所有的朋友都踢足球,但對我跟我的兩個哥哥,Umberto跟Enrrico來說,籃球才是我們的愛。
 
我們在Bologna省的一個叫San Giovanni in Persiceto的小城鎮中長大。我們在家裡的車道上裝了一個籃框,常常在外頭打一對一,直到太陽落下。
 
我們小時候可以整天打籃球。哦,對了──我有提到Umberto我年長十歲?Enrico是一個身材頗大的大男孩嗎?
 
對付他們不容易。
 
但是跟我年長、更壯的兩個哥哥打球,讓我變成一個更快更出色的球員,而且也不會阻止我在14、15歲的時候長高到6呎6吋。
 
在我16歲的時候,我已經成為一個職業籃球員,效力於義大利本土的籃球俱樂部,Virtus Bologna,也就Manu Ginobili曾經效力的那一支球隊。
 
那是全歐洲最出色的球隊之一,隊史有著許多輝煌。我在那裡學到很多。所以當我投入NBA選秀,我認為我已經做好準備了。
 
只是有一件小事。
 
我不會說英文。一個字都不會講那一種。所以在2007年的夏季聯賽,我感到極度緊張。
 
關於夏季聯賽,我不喜歡的事情是每一個人都試著被注意,所以打得很混亂。
 
我心想,我該怎麼在這種情況下有突出的表現?我可以理解隊友對我說的一些話…但是我沒辦法溝通。
 
但是我決定,你知道的,管他的!
 
每次我只要接到球,我就把它投出去。這就只是籃球,對吧?每個人都懂。
 
當我抬起頭,我得到36或37分。那只是夏季聯賽,當然了,但是這個告訴我,我屬於NBA,而我可以在NBA球員面前得分。
 
在那一天,我不需要講英文──籃球就是我最熟悉的語言。這幾乎就像是它存在我體內一樣。
 
現在,我在NBA打滾已經十年──難以置信。但是少了從歐洲那些最出色的球員身上學習,我絕對無法抵達這裡。
 
以下是最強中的最強──五個我交手過最強的歐洲球員。
 


(照片來源:The Player's Tribune)
 
就好像大多數我這個年紀的歐洲球員,我在Dirk Nowitzki進入NBA之前,他還是一個青少年的時候就看他打球。他在選秀會之前被NBA視為一個「未知」,但是我們都知道他是誰,還有他能夠做到什麼。
 
所以,當有人問我,誰是我面對過歐洲最強的球員,Dirk是我第一個想到的名字。
 
在2005或2006年,我為義大利打第一場球賽,當時面對德國國家隊。
 
每一個人都知道Dirk會投籃,所以當我換防守到他的時候,我立刻貼上去避免他拔起來跳投。他只比我大了幾歲,所以我想我跟他的能量水平是差不多的,而我可以阻止他。
 
但那是不可能的。
 
他從我右邊切過去,他可以跟後衛一樣移動,而他是如此的高,我根本蓋不到他的出手。

他做得一切感覺起來不像是真的。他在很多方面改變了籃球。我跟我的隊友對他移動的方式還有他輕鬆地拿分感到驚奇。
 
所以當他到NBA的時候,我們在NBA察覺之前,早就都知道他會變成一個大人物。
 
Dirk在我心目中是史上前五大球星。他是難以置信的。




 (照片來源:The Player's Tribune)

當我第一次遇到Hedo,我有點像是個小粉絲。
 
我從小就看他為土耳其打球,而我總是崇拜地看著他全方位的表現。
 
Hedo並不真的像是那個時代的其他歐洲射手,他總是可以妥善利用他的優勢。
 
沒有做好準備的球員總是會把他當成射手在防守,因為他是個歐洲人。
 
當他跟我一同為多倫多效力的時候,我在訓練時總是會想要跟他在同一組。他總是帶領著我。
 
那是超現實的感覺。
 
所以,有些關於我的部份,我永遠都可以出手投籃。我覺得那是我從小到大做的事。當我打籃球的時候,我認為最棒的感受,是我可以用我想要的方式打球──我喜歡空檔,節奏順暢的球賽。
 
但是我學到的是,身為一個球員,你必須持續成長來找尋那個領域(zone),並且持續訓練,增加新的東西。
 
Hedo就是箇中能手,所以在他身上有太多可以學習。
 
Hedo身材寬大,他比我更強壯許多,但是他同時也非常快,又很擅長打pick and roll,所以他非常難守。他會傳球,並且總是可以把球傳到最適切的位置。
 
記得Hedo在季後賽幫助魔術隊打進冠軍賽的模樣嗎?切入、傳球、為Dwight製造機會?那是你該看到Hedo的樣子。
 
Hedo就是懂籃球。
 
我們會在訓練時打一對一,幾乎每天。我不會告訴你誰贏了更多場,但能夠這麼近距離看他打球,對我來說是一種榮幸。他可以用太多種方法擊敗我,他非常聰明。
 
雖然他一樣無法阻止我投籃。
 
 

 
 (照片來源:The Player's Tribune)
 
就跟我剛剛告訴你一樣,我可以投籃。
 
但是跟Peja比起來,我只能算是小咖。
 
Peja是另一個我總是關注的歐洲球員,但是一直到黃蜂同隊之前,我從未有機會真正了解他。
 
在我剛抵達黃蜂的時候,在某一次練球中,Peja跟我比了一場趣味性的三分球比賽。
 
他打爆我。
 
我根本無話可說。我的意思是,當然我輸過其他的三分比試,但是那一次完全不一樣。才剛開始,他就連續投進四十顆三分。
 
這根本就…抱歉,他媽的太恐怖了!
 
我可以跟你打賭,他是我遇過最出色的射手,也許是NBA史上最出色的射手。
 
而他是如此的敬業,他總是試圖幫我變得更好,總是幫我做好更充份的準備。
 
幾年後,我再次跟Peja於國王隊同隊,但是這一次他不是我的隊友,他是制服組的成員。而他就是最棒的人。他教了我許多成為一個職業球員該做的事,還有如何規劃在這個聯盟的職業生涯。
 
如果沒有他,我不確定我現在是否還能夠待在NBA。


(註:Peja最有名的必屬國王隊時期,身為射手,他可以單季繳出24.2分6.3籃板2.1助攻的驚人數據,從2001-2004三個賽季連續入選全明星賽,幫助國王成為當時最強悍,球風最華麗的球隊之一,曾在2010-11年幫助小牛拿下總冠軍,隨後急流勇退,宣佈退休,生涯總共投進1760顆三分球,排在NBA史上第十六位)


 

 (照片來源:The Player's Tribune)
 
這個有一點點作弊,因為Anthony Parker是一個美國人,後來成為歐洲籃球史上最出色的球員之一。
 
我必須告訴你看他打球是怎麼樣的感覺。
 
有一年,當我為Skipper Bologna打球時,我們面對Maccabi Tel Aviv,Anthony的球隊,在歐錦賽的冠軍戰。
 
而我們簡單說就是被打爆──超過四十分。
 
Anthony得了21分,而我不覺得他投失了任何一球,也許一球兩球,頂多。
 
我當時大約18、19歲,受到了強大的衝擊──Anthony Parker,至少對歐洲球員來說,不是打得像Jordan。
 
他就是Jordan
 
Anothny超快。他可以在罰球線就飛起來,他可以在比賽裡面胯下灌籃,而我從未在歐洲聯賽看到有人這麼做過。他也可以跟LBJ一樣從後面賞別人火鍋。
 
當然,我對我們輸了那場比賽感到難過,不過同時,作為一個想要進入NBA的青少年,我覺得能夠跟他站在同一個賽場上是幸運的。那是一種榮幸。
 
之後,Anthony進到NBA的多倫多暴龍隊,我有時必須守到他。
 
當我們遇到彼此時,總是會交換一個微笑,彷彿在對彼此說,我們早已經這麼做過了。
 
我們都老了




(註:Anthony Carter在1997年第一輪第二十一順位被籃網隊選中,先後為費城與魔術打了三年球,繳出2.4分1籃板0.5助攻之後,到了以色列的Maccabi Tel Aviv打球,並且幫助球隊拿下五次以色列超級聯賽冠軍,三次歐洲盃冠軍,曾連續兩年(2005、2006年)被選為歐錦賽MVP)

(註:Anthony Parker在2006年回到NBA,各別在暴龍與騎士待了三個賽季後,於2012年結束NBA生涯,生涯場均數據為9.1分3.2籃板2.3助攻)

 

 
我又作弊了──Manu是阿根廷人,但這次作弊比剛剛好,我覺得。
 
Manu曾經為我家鄉的球隊Virtus Bologna打球,而他當時是球隊裡面的明星。
 
他在我的家鄉大放異彩。所以當我被球隊叫上去時(類似NBA叫發展聯盟的球員上來的概念),我極度渴望可以遇到他,並且親眼看看他是怎樣的人。
 
跟你的英雄一起打球是怎麼樣的感覺?我心想我就要知道了。

有件關於Manu的事我認為大家並不太清楚,那就是他是一個很正面的人。
 
他總是希望他的隊友可以得到最好的,而在我跟他同隊的那兩年,他總是持續不斷地教我。
 
他教我該怎麼在手上有球的時候在場上移動,這是我之前沒什麼做的事情。
 
我在無球跑動上做得相當出色,所以可以找到不錯的出手機會,但是Manu教會我更多我從未想過的跑位技巧。
 
用更簡單的方式解釋,Manu是一個冠軍。
 
另一件我不覺得大家知道關於Manu的事情是,他專注於細節。
 
我很誠實,當教練跟工作人員們拿對手的資料給我們看的時候,有的時候資訊會從你腦袋滑走。特別是對那些很少上場的球員,因為這個聯盟有很多球員,也有太多事要記住。要全部記得真的很難。
 
Manu卻做得到,他記得所有事,就好像是他整晚都沒睡,在記得對手每一件事一樣。
 
當我在聖安東尼奧跟Mani一起打球的時候,他在季後賽又把這一點提升到不同的層次。
 
有一次,我不記得我在守誰了,但那是一個板凳中的板凳球員,不會有人覺得他有機會上場比賽。
 
我們當時氣勢正旺,而他跑到底角,投進一個三分球。
 
「Marco!」Manu大叫。
 
我知道我做錯了,但是我不能告訴你們是什麼。
 
「你不知道那個傢伙會投三分嗎?守住!」
 
他了解每個球員的每件事,即使是那些他不會去守的球員。
 
這就是Manu。
 
你會想說,他都已經這麼老,怎麼能繼續待在這個聯盟嗎?
 
這是因為他至今仍是這樣的球員。


文章來源:The Five Best European Players I’ve Ever Faced



延伸閱讀:

Scola親筆自述阿根廷的籃球發展,「我們在阿根廷是怎麼打籃球的」。



Keep Fighting Report FB
Keep Fighting Report IG
HBK 的 NBA I Love This Game


 
 
留 言

熱門文章

本日熱門文章

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