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無前例!全美最頂尖高中生宣佈棄學NCAA,選擇前往發展聯盟!

收藏 討論 0人收藏
Darius Bazley,如果大家沒聽過這個名字,讓我先簡單介紹他。
 
他是美國最頂尖的高中球員,一個六呎八吋的強力大前鋒,被包含ESPN在內的許多球評網站視為最頂級的五星怪物之一。
 
即使現在才高四,但是已經有很多人預言他將會成為NBA未來前五順位的球員,許多大學給他全額獎學金招募他,而他最後選擇了雪城大學,即將成為Melo的學弟。
 
他有多強?我想看影片應該會比文字更清楚一些。


 
 
而這一個全美最頂尖的高中生,在三月底的時候公佈了一項震驚所有人的消息,那就是他不打NCAA,要到NBA的G-League,也就是發展聯盟打球!
 
這個消息一出,引起美國的一陣嘩然,有許多人支持他這麼做,也有很多人笑他蠢,因為這完全違背了正常的作法,一般來說,現在的頂尖高中球員通常都是到大學打了一年籃球後宣佈NBA選秀,但是Darius竟然選擇到發展聯盟?
 
這高中生有什麼問題?
 
然而,當你這麼想的時候,請先看看Darius的說法,看完之後,相信你也會跟Ice我一樣,認為他其實是一個對自己未來很有想法,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的高中生。
 
以下是他在The Player’s Tribune寫的全文:


 
 
首先,我想要先說,我的夢想,在我有記憶以來,一直都是進入NBA。
 
這並沒有讓我變得獨特。事實上,過去幾年,幾乎我碰過的每個小孩,或者在AAU對決過的對手,他們都擁有一樣的夢想。不一樣的地方在於,他們會在明年進入大學,我則不會。
 
上個星期,我宣佈我要走一個不一樣的道路,就是在這個秋天進入NBA發展聯盟。
 
我的決定著實讓許多人感到驚訝,並且激起了一些辯論,因為我是第一個這麼做的人。所以我想要花一點時間解釋我為什麼要為自己做這個決定,以及為什麼其他跟我一樣有著同樣夢想的孩子也該考慮這麼做。



 
我覺得,要理解我為什麼做這個決定的心態,你必須更理解我是一個怎麼樣的人。我從小生長在一個大家庭,有兩個兄弟,四個姊妹。當你們家裡有這麼多人,你通常會找任何可以出門的理由。對我來說,理由就是籃球。
 
我第一次灌籃的時候,大概是在七歲的時候。當然了,我是從沙發上跳起來灌籃的,我鄰居把他家裡的沙發拖到籃框底下。只不過,唷,我感受到飛翔的感覺。
 
在我為任何組織性的聯賽打球之前,我覺得我可能對籃球有某種天生的天賦。我很高。我可以運球。我的投籃有點醜,但是會進。即使我在技術上離打進NBA還有好一段距離,挑戰自己達到那個等級成為我的大目標。我知道我想要的東西是什麼。
 
一直在幾年之後,我才真正地認真到組織性的球隊試訓。當我八年級的時候,我只打打鬥牛。我記得當我進入球隊之後,我感到驚訝。那個教練,Coach Mason,在我身上可能看到了我覺得自己擁有的事物,但是我之前從未聽到這種話從任何人嘴裡說出來。
 
教練告訴我,如果我真的付出努力的話,我有那個天賦可以打職業籃球。老實說,我半信半疑。我覺得他只是想要灌我迷湯。但是回首過去,我可以看到火花漸漸在這四年之間擦出。



 
NBA並非從大學或甚至是發展聯盟才開始。這是一段大部份人們很早就必須表現良好的道路。第一步就是了解到你有比賽的嗅覺。那時起,你所做的一切就是探索。接下來你的好機會,通常會決定於是否有一個對的人,在對的時間與對的比賽看了你打了一場對的球賽。對我來說,這發生在我九年級。
 
我的高中面對一所有很多球探關注的高中。我當時根本沒有被任何人注意到,但是我打了一場很精彩的球賽。在那一場比賽結束後,John Stovall,一位處理AAU的招募負責人,說他喜歡我的球賽,並且將會幫我推薦給幾支在Ohio的頂尖AAU球隊。當時一切就開始加速進行。
 
我永遠記得我第一份薪水,因為我的教練在我打了一場極為糟糕的比賽之後對我說了這件事。我記得我們輸了20分,而我在更衣室裡面心情極差,他走向我,告訴我:「抬起下巴。」我看向他,有點困惑。他繼續說:「Toledo給你一份全額獎學金。」
 
太瘋狂了。
 
當我進入AAU的時候,我的目標是贏得大學獎學金,因為這是下一個符合邏輯的目標。但是容我解釋一下,我收到了很多很棒計畫的獎學金,我用同樣的方式看著它們:在宣佈NBA選秀會前的一年公車站。
 
這麼講或許有點太過誠實,但是現在的系統確實讓頂尖的高中球員這麼想。這並非是我看不起大學籃球,或者類似的想法。我只是知道我上學並非為了追求學歷,至少我人生這個階段並不想這麼做。我的想法是,大學學歷會是我人生未來的事,但是現在,籃球是我的一切。
 
招募過程是一段狂野的旅程。我對前去造訪的學校感到熱愛。我有一段時間強烈地想要到大學打一年球,所以我花了很多時間思考我去哪一所學校會最開心。最終,我決定最棒的地方是Syracuse。
 
老實說,我覺得自己被這所學校招募是一項榮耀。Coach Boeheim是一個傳奇。那裡的設備太不真實。有太多驚人的球員在那裡把自己的技巧提升到更高的程度。
 
我想說的是,我真的覺得我可以在那裡打出一些什麼,這就是為什麼當我收到獎學金的時候我會如此興奮。但是幾個月前,我跟我的媽媽還有其中一個教練談過,他們提到了在進入NBA選秀會先在職業聯賽打一年球。起先,我根本不放在心上。我難以想像自己這麼做。過了一會,我們又有了另一段對話,當時有人提到發展聯盟。
 
沒有頂尖的高中生曾經試過在發展聯盟打個一年球,然後直接跳到NBA。並非這種方式不可行,就是沒人這麼試過。這麼做,我必須捨棄掉為我夢想的大學打球的機會。但是從很多方面看來,這似乎是一個很酷的機會,而且會經歷我如果上大學會體驗不到的事物。除了到教室上課與開趴,我每天都要花許多精力面對有許多賽季經驗的職業球員。我必須在成為一個大學新鮮人,還有花一年時間在一個所有人都將目標放在進入NBA的組織努力。
 
沒有人曾經成功地這麼做過…
 
但如果我成功了呢?



 
在NBA公佈one-and-done的規則之後,大多數的人遵從同樣的道路,在大學打一年球,宣佈選秀。如果你看看即將到來的NBA選秀會,基本上每一個樂透區的球員都是這麼做的。
 
而當這種方式在過去幾年確實讓幾個傢伙得到好選秀位,但值得一提的是,這種方式並不適合所有人。你很可能不會記得那些人的名字。在那一年之間有很多事情可能發生──不管是傷病,缺少上場時間,教練問題。
 
上大學並非是一個錯誤的道路,但是這並非永遠是完全的路途。對我來說,我的GPS設定在每一個頂尖高中球員的終極目標,我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試著達到而已。
 
當我公開這個決定時,我其實被大家的回應鼓勵了。大家似乎很尊重我試著做不一樣的事情。當然,我知道這個決定讓Syracuse大學還有他們的球迷非常失望。我當然理解這一點,但是同時在我心裡,我知道這是我做的一個正確決定。而我希望我的位置可以給與一個到了學校後,可以幫助那支球隊贏得總冠軍的球員。



 
我理解我為什麼要放棄大學而到發展聯盟。我知道這麼做沒有比較帥。我放棄了一個走進校園成為風雲人物,並且在三萬三千個尖叫的球迷面前打球的機會。這並非是一個簡單的決定。但是當我好好想了想,考慮了我未來真的是想要什麼之後,我理解到即使沒人這麼做過,在發展聯盟的一年也將會幫助我為接下來的NBA做更好的準備。
 
某些程度上,我會做這個決定,是因為一個數字:38%。
 
這是擁有發展聯盟經驗的NBA球員的比率。而且這個數字有漸漸上升的趨勢。
 
這是我其中一個要去發展聯盟打球,而非追求海外聯賽的原因。在發展聯盟的每一天,我必須與擁有NBA天賦的人競爭與對決。我會學到NBA的規範,我會看到NBA等級的訓練行程表,並且逐漸地習慣處在一個大家的目標全是放在打進NBA的環境裡。我知道處在一個充滿挑戰的環境會成長地最快。這就是為什麼我能夠從一個打街頭鬥牛的八年級生,成為這個國家最頂尖高中生的原因之一。我付出極大量的努力達到現在這個位置,也就是為什麼外界會如此在乎我在高中之後的動向。
 
在我收到的批評裡,我認為最有趣的一個是,當大家指出我明年將只賺兩萬六千塊美金。因為我心想,「哇哦!我明年可以賺到兩萬六千美金!」我只有十七歲。我覺得五塊就是很多錢。如果我口袋裡有五塊,當我走到學校裡,我會是地球上最開心的傢伙。如果我媽給我二十塊,我會覺得我贏了樂透。我可以買很多洋芋片。你懂嗎?
 
但是同時,當然,我必非因為錢而做這個決定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我大概會選擇到海外打球。我把明年視為給自己的投資。我得不到在全國聯播的大比賽中打球,或者打NCAA錦標賽的機會,但是當那些聚光燈放在那些球員身上的時候,我會在訓練館把自己操爆。
 
我會在某一個訓練館裡面,以對位某一個偉大球員,並且試著超越他們的方式努力訓練。而當我這麼做的時候,即使這個國家並沒有追蹤我的進展,我所需要的只是一個對的人,在正確的時間看到我打了一場正確的球賽。
 
我理解身為第一個這麼做的人會面對很多風險。但是老實說,我每一次踏上籃球場就是在冒風險。比賽充滿未知,你所擁有的就是你的身體。我只有一次機會,所以我覺得我這麼做真的很好。
 
如果事情沒有跟我計畫得一樣成功,或許我會成為最後一個這麼做的人。
 
但是我有很棒的預感,我將成為接下來洶湧而至的人們之中的第一人。

原文網址:Why I'm Jumping to the G League


 
 
以下是Ice自己的想法
 
事實上,關於one-and-done這樣的政策,其實在美國有著爭議,有些人認為這些球員到大學打球,其實根本也沒在讀書,只是到NCAA過個水而已。
 
Kevin Durant,之前在接受Bleacher Report的記者Jonathan Abrams採訪時,就說過這麼樣的一句話:
 
「現在,那些教練就好像是日託業主一樣。(daycare owners)。他們像是,我們只會擁有這些傢伙一年而已,所以我們不會真的去執教他們,因為他們明年就要走了。籃球不該是這麼打。教練也不該是這麼執教。你不能這麼教比賽。」
 
KD會這麼講不無道理,畢竟像他或者Ben Simmons這一類的球員,基本上在高中就被視為天才型的球員,進入NBA只是早晚的事情,去大學打一年球真的無啥意義,也不會唸書(被當也沒差)。
 
所以對他們來說,one-and-done政策真的是浪費時間。
 
只不過,另一方面,像他們這一種天才型球員畢竟是少數中的少數。即使是在NCAA一級的球員,大多數努力了三年四年,終其一輩子也打不到NBA。
 
J.J. Reddick,在Duke大學讀了四年的超級神射手,至今仍是隊史三分紀錄的保持者,曾經在NCAA掀起誇張至極的浪潮,但是到了NBA,他只能作為一個優秀稱職的射手。
 
Reddick都如此,更別提其他的球員。

延伸閱讀:態度決定高度!拋去過往的燦爛光輝,Duke神射刻苦闖出NBA之路!



 
然而,這些球員努力了這麼久,除了籃球之外他們什麼都不懂,出了社會職場之後等於一張白紙,什麼都不會。
 
當他們脫離學生的身份,卻沒辦法繼續為籃球熱血沸騰的時候,他們該怎麼面對往後的人生?
 
幸運的可以到海外打球,可是若是連海外都找不到機會的人呢?
 
這一點,在Shane Battier之前的文章中也有探討過,他提到就讓這些學生籃球員保持學生的樣貌吧,讓他們多一點時間在學習上,而學校同時也要幫他們找尋自己除了籃球之外的熱情,並且利用校友的資源協助他們在出社會後找工作…等等。

延伸閱讀:該不該給薪給大學運動員?Shane Battier認為該考慮的是更深一層的問題!



 
Ice自己是覺得,這真的有很大的討論空間,但是最頂尖的球員跟一般般的球員必須要有不同的處理方式,尊重他們的不同,不能將他們視為一個整體,否則就會很畸形。
 
而對於Darius這麼做,Ice我真的很佩服,也知道成為某一個領域的「第一」是一件多麼需要勇氣跟決斷力的事。
 
Ice我自己寫了一部籃球小說,是台灣史上第一本以籃球為主軸的籃球小說,我花了大約三年的時間書寫了超過一百萬字。
 
而在現在這個書市,出版社存活不易,愛情小說、翻譯類小說當道,有哪家出版社肯出籃球小說?更別說這根本沒有前例可循?
 
Ice我一邊寫小說,一邊自我懷疑,或許努力了這幾年換來的會是一場空。
 
所以我真的知道,要成為一個領域中第一個做某件事的人,面對未知的恐懼時,要有多大的勇氣與決心才能夠繼續往前。
 
光憑如此,我就支持Darius Bazley,並希望他可以在無數的挫折與挑戰下,飛速成長。
 
在過去幾年的寫作過程中,Ice我確實體驗到,從挫折與失敗的過程中學習,是成長的最快方法。
 
這就如同Kobe曾說過的這麼一句話:「Everything negative - pressure, challenges - is all an opportunity for me to rise.」(每一件負面的事物──壓力、挑戰──都是我成長的機會。)
 
所以,祝福Darius Bazley,也祝福每一個看這一篇文章的你。

Keep Fighting Report FB
Keep Fighting Report IG
HBK 的 NBA I Love This Game


 
標籤: Darius Bazley
留 言

熱門文章

本日熱門文章

More